乌尔

不因自己的意志而生,願按自己的意志去死

暴虐的皇帝

他小的时候有一个慈爱的父亲,父亲高大且帅气,所以是他儿时的偶像,但是父亲却是也是一个善良且懦弱的人,在皇位的争夺中早早的退出,过着隐姓埋名的生活,当父亲的兄弟得权,便撕毁当初不伤害他们的誓言,当新皇帝爪牙找到他们,父亲能做到却是跪在地上苦苦哀求,“哪个曾经伟岸,曾经意气风发的父亲,如今居然如图蝼蚁般弱小任人宰割?”,世界在一瞬破坏,为了保护比生命还要重要的自己,父亲听从了忠心耿耿的家臣的意见,用与自己交好的管家之子,做自己的代替,卑鄙而又伟大的保护了自己,却又献出了年轻的生命,流亡的日子一天比一天艰辛,家臣们终于也离他而去,最忠心的老管家因为思念逝去儿子,被终日劳累所压垮,无力的自己却连老管家的食宿都无法照顾,终于只剩下自己了,以为自己悲惨日子终于走到了尽头,曾经杀死父亲的凶手却再一次找到自己,他为自己将要得到解脱而庆幸,然而死神却没有眷顾他,新皇帝暴躁而狂妄,人民揭竿而起,不断胜利的起义军需要一个名正言顺的人作为傀儡成为新皇帝,软弱而又愚蠢的他却听信谎言以为过去的家臣重新崛起,顺理成章的登上皇位,以为自己重获新生,却是另一个地狱的开始,在几十年稳定江山的时间里他看尽起义军的丑恶手段,腐败与弱点,努力成为一个合格的“皇帝”为被换掉而提心吊胆,终于一切的障碍都无法阻挡起义军,他不在拥有价值,领死的时候到了,暗中操作一切真凶终于要脱掉起义军的外皮站到舞台的最前方享受鲜花与掌声,他装聋作哑,在一次预定好的狩猎里他被安排在哪里死去,暗中建立的微小势力,让他免于一死,当执政者放松身心,终于露出了破绽,他重归王座,居高临下的看着那些曾经奴役他的人,终于也露出像当年的父亲一样的丑态,他怎么都笑不出来

评论